嫡女重生记

作者:六月浩雪

    鸿琅在馨月进宫之前,就将这事从头到尾详详细细告诉了玉熙。

    等馨月期期艾艾地问玉熙意见时,玉熙就道:“我只是说血缘太近会有碍子嗣,你跟季同都隔了四辈,怎么可能会有影响。”民间宗族,都还有出五服不再是亲戚的说法。

    馨月有些忐忑地问道:“真的没影响吗?”

    玉熙轻笑道:“你看曾祖母什么时候打过诳语了?”

    玉熙言出行行不必果,这点不仅云家的人清楚,天下人也都知道。

    馨月有些羞愧地说道:“不是信不过曾祖母,是我有些害怕。”害怕会出岔子,可她又不想错过韩季同。韩季同,是第一个不是为她身份真心真意想娶她的人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怕的。既韩季同说若没孩子就过继,他要敢说话不说话,就让鸿琅去收拾他。”收拾一个韩季同,对鸿琅来说不过是一句话的事。

    说完,玉熙笑着道:“馨月,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。既韩季同是真心喜欢你,要是错过了就太可惜了。”虽然韩季同条件不是特别好,但他是发自内心想要娶馨月的,而不像其他人,想着要娶了馨月,那就有享不完的荣华富贵了。

    见馨月还是一脸的犹豫,枣枣真的看不过眼了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怕的?若是嫁过去他敢对你不好,或者因为子嗣想要纳妾,你就用鞭子抽他个半死,然后再将他休了。”男人可以休女人,女子也一样可以将男人休了。

    玉熙没好气地看了一眼枣枣。以为各个女子,都如她一般彪悍。

    枣枣顿了下,说道:“不过话说回来,馨月,这世上也有许多好男人的。其他人不说,韩国公跟韩国公世子两人就没纳妾呢!有这样好的表率,我相信韩季同也差不到哪里去了。你要错过了他,我怕你将来会后悔。”上行下效,当家人品性好,子孙基本不会长歪。

    这话让摇摆不定的馨月终于下了决心,同意这门亲事。

    馨月一松口,韩国公世子夫人立即请了官媒上门提亲。

    枣枣知道这事后,笑着与玉熙说道:“这孩子的性子,碰到事还是需要人在后面推一把的。”馨月能有个好归宿,她也高兴。

    玉熙知道她所想,打趣道:“你不是总说女子不嫁人也一样可以过得很好吗?”

    枣枣不觉得自己这话有说错:“若是没意见中意的人,随随便便嫁给人,那还不如不嫁呢!省得嫁了就后悔。可馨月这不是也相中了韩季同吗?要因为这些顾虑不嫁,那就太可惜了。”郎有情妾有意,而且两人又都合适,错过以后肯定后悔。

    听到这话,玉熙不由想起了墨兰:“说起来,墨兰这孩子走了有六年了吧!”活得太久就这点不好,身边熟悉的人一个一个都离开了。就连晚辈,很多都走了。

    枣枣点头道:“六年三个月。”墨兰一直做到了三品的参将,不过因为年轻的时候落下病根在五十岁就致仕了。

    虽墨兰没嫁人,但她养大了两个外甥女。在她致仕以后,两个外甥女都想接她回去奉养。可惜,墨兰没同意。她跟外甥女婿又不熟,而且刚住进去可能对方高兴,住久了说不准就嫌弃她了。还不若住在公主府,清清静静自由自在。所以,她致仕以后就一直住在公主府,一直到过世。

    玉熙想着当年的事,忍不住摇了摇头:“若是当年陈氏不是执着于要生个儿子,而是好好养大几个女儿,也能享后福了。结果,不仅害了自己,也害了墨兰这孩子。”倒不是说墨兰不嫁人就不好,而是这孩子遭了太多的罪。以致对婚姻都产生恐惧,都不敢嫁人了。

    枣枣不愿玉熙想起这些不好的往事,这样会影响她的心情:“娘,都多少年前的老黄历了,你说这个干嘛?”

    玉熙笑了下:“老了老了,总是不由自主就想起年轻时候的事。”有些事,不是自己能控制的。

    十月怀胎,一朝分娩。七月初七,兰若翾生个,生了个小姑娘。

    枣枣代玉熙去看望,回来后一脸兴奋地说道:“娘,你是不知道,小姑娘头发浓密,皮肤白皙五官也很精致。娘,我活这么大岁数还从没见过生下来就如此好看的小姑娘。娘,我当时真想抱回到慈宁宫给你瞧瞧了。”

    说得玉熙都心痒痒了,说道:“那过几日,等我身体好了,我就去看看。”前几日,玉熙有些不舒服,一直在吃药。怕过了病气给孩子,玉熙就没去。

    “娘,你就安心养病。想看孩子,过几日你身体好了让鸿琅带进宫给你看。”

    玉熙摇头道:“孩子太小,可不能吹风了,还是等我病好后去看她。”小孩子特别娇嫩,可不能因为她生病了。

    说完,玉熙问道:“对了,孩子名字取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取了小名,叫夕夕。”这孩子出生在七月七,七月七乃是七夕节。所以,鸿琅就给取了这么个小名。云家并不重男轻女,所以长子或者长女的大名基本都是由长辈取的,除非是有什么特殊的原因。

    过了几日,玉熙身体痊愈了,她就迫不及待的去了东宫看望这刚出生的孩子。

    如枣枣所说,这孩子粉雕玉琢漂亮得就跟精灵一般。

    玉熙眉开眼笑道:“这孩子可真会长,全挑了父母的优点。”

    “娘,这孩子长大以后定然是个绝世美人了。”枣枣就喜欢长得漂亮的人,不管男女。可惜丈夫那么好的相貌,三个儿子都没继承到。对此,她很郁闷。

    兰若翾笑着道:“姑祖母过奖了。”虽然她自己也觉得,没谁家的孩子能比得过她的夕夕,但场面话还是要说的。

    玉熙听了这话,却是对兰若翾说道:“等孩子长大了,别让人总夸赞她的容貌。”女人长得美有着天然的优势,可以轻而易举得到别人得不到的东西,更不要说夕夕这样的身份。可女人太美,可能成为红颜祸水,也可能是红颜薄命。

    不是玉熙杞人忧天,而是这样的先例数不胜数。所以,必须防范于未然。

    兰若翾心头一凛,正色道:“多谢曾祖母提醒,我会注意的。

    玉熙见她的模样,笑着道:“我也就这么一说,你别太担心了。只要用心,孩子就能教好。”

    枣枣却是道:“兰丫头,您曾祖母养孩子很有一套,你要多多跟她学习。保证以后,你受益无穷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的。”玉熙会教孩子,天下皆知。六个子女全都成才,就是当世大儒都做不到的事了。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女官说郡主来了。

    馨月到了东宫,才知道玉熙跟枣枣几人过来了。

    行完礼后,玉熙问道:“婚期已经定下了,考虑好在哪出嫁吗?”虽馨月有自己的郡主府,可却不好在自己的郡主府内出嫁了。

    至于是在康王府还是东宫出嫁,鸿斌兄弟两人的意见是由馨月自己定。

    馨月说道:“我想从东宫出嫁。等弟妹出了月子,我就搬来住。”坐月子受不得累,所以等兰若翾出了月子再搬进来,再好不过。

    玉熙点了下头:“也好。”

    馨月犹豫了下又道:“曾祖母,我跟季同商量好了。成亲后,我们就搬到郡主府去住。这事,韩伯母也同意了。”这样也不怕婆媳不和,妯娌之间起冲突了。也是在周家吃了苦头,接受了教训,所以她就不想跟夫家的人住一块。

    馨月是鸿琅的胞姐,等鸿琅登基为帝那就是公主了。而公主,都是有自己独立的府邸。就是馨月现在不搬去郡主府,等荣升为公主的时候也能名正言顺搬出去。彭氏又不傻,怎么可能会拦着。

    其实彭氏一开始对这门亲事压根就不抱期望,也是因为韩季同苦苦哀求才厚着脸皮上门。后来馨月松口,她欢喜得不行。娶了馨月,幼子的前途再不用她愁了。

    像前朝驸马是不能参政的,以致那些优秀的儿郎都不愿尚主。可现在驸马也一样可以参政,所以公主非常抢手。

    玉熙很欣慰地说道:“懂得为自己打算,这样很好。以后,也要这样。”

    馨月原本还以为玉熙会觉得她不孝,没想到竟然得了玉熙的夸赞:“曾祖母,你放心,我会的。”

    在回宫的路上,枣枣都有些感叹:“娘,还是你会调教人。”想当初的馨月,软弱得让她看不上眼。没想到被她娘一调教,现在也变得这么有主见了。

    “她在慈幼院做事,得众人的肯定跟夸赞,人自然越来越自信。不像以前,不管做什么都被否定,自然而然,她也就丧失了自信。”不得不说,在这点上周淑慎这个当母亲的很失败。

    这点枣枣认同。想当初别人都说她是男人婆,血腥暴力跋扈以后没人敢娶。可她爹娘却觉得她很优秀,很多男子都比不上。所以,她才从没怀疑过自己。

    馨月要出嫁,鸿斌跟鸿琅提出,应该让周淑慎回来送嫁。

    鸿琅就一句话回复:“曾祖母没发话,我不好派人去接母亲回来。”

    鸿斌接了周淑慎好多信件,都是说五台山那边环境恶劣她在那里呆得不习惯:“鸿琅,那我们什么时候能接了母妃回来?”

    “等我能做主的时候。”等他当了皇帝,为了名声他也要接了周淑慎回京。

    鸿斌明白鸿琅话里的意思,也知道确实不能忤逆玉熙。

    十月底馨月出嫁,虽说是再嫁,但排场与出嫁无异。不到两个月,馨月就传出了好消息。

    怀上孩子以后馨月特别紧张,门都不敢出,就躺在床上养胎。哪怕乐太医说她总躺着对孩子不好,馨月也不敢随意下床。一直到满了三个月确定胎稳了,馨月这才终于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六个多月后,馨月产下一女。虽然是个姑娘,但馨月抱着孩子时仍喜极而泣。她以为自己这辈子不会有自己的孩子了,没想到老天给了她这么大的惊喜。

    孩子满月后,馨月带了孩子到慈宁宫求玉熙给孩子取个名:“曾祖母,我就是想让孩子沾沾您老的福气。”

    玉熙笑了下,说道:“就叫佳琦吧!”琦是玉的意思,佳琦的意思犹如上好美玉一样白璧无暇。

    这名字,寓意很好。

    馨月欢喜不已:“多谢曾祖母。”

    等馨月走后,玉熙笑着道:“馨月终于从过往的阴影之中走出来了。”佳琦的出生,对馨月来说也仿若是重获新生。

    枣枣说道:“娘,孩子们的事你就别操心了。你现在,就好吃好喝着,万事别管。”

    玉熙笑着说道:“人呀,总逃不过那么一天的。”

    虽然也知道迟早有那么一天,但是枣枣却没想到来得如此之快。

    进入深冬,玉熙就病了。这次与以往不一样,这次的病来势汹汹。

    枣枣端着一碗药跪在床前,一边哭一边哀求道:“娘,你喝了它好不好?娘,你喝了她就能好起来了。”玉熙原本就病着,还不愿吃药。几日功夫,整个人就就仿若被抽空了一般。

    看着玉熙这样,枣枣觉得她好似随时都会离自己而去。

    玉熙摇摇头,轻声道:“喝完药痊愈了,也不过是再多活一年半载。枣枣,娘不想受尽病痛折磨后再死去。”

    停顿了好一会,玉熙又道:“你爹在下面等我那么长时间,我也该去找他了。”若不是放下不几个孩子,五年前她就追随云擎而去了。

    见启浩跟启轩都不吭声,枣枣拽着他们的手道:“你们说话呀?你们怎么不说话?”

    启浩红着眼眶说道:“大姐,就让娘安安静静地走吧!”太医说,玉熙身体已经是

    油尽灯枯了。除非用药吊着,可那样也只能再延长一年左右的寿命。可这样,会很辛苦。玉熙既不愿,他自不能勉强。

    枣枣一向流血不流泪的,可这会却是忍不住抱着玉熙大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玉熙却是笑着说道:“不用哭,娘这一辈子,活得值。”

    说完,缓缓地闭上了眼睛。享年,九十二岁。

    史书记载:大明朝开国皇后韩玉熙,出身名门,自幼聪慧过人。嫁于太祖,夫妻一人征战天下一人执掌朝政。两人用了十五年推翻残暴的燕皇,建立大明王朝。

    在始贤皇后主政期间,她举贤用能徭役薄赋税;同时重视农业、治理河道、兴修水利、开荒屯田。在太祖退位后,一心致力于发展女学,完善女子救济院与慈幼院。

    史书给予始贤皇后很高的评价,说她是一位杰出的政治家、教育家,慈善家。

    全书完

7

    秒记完结小说六月浩雪《嫡女重生记》最新章节网址:http://www.yzsqc.com/dinvzhongshengji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