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神医

作者:赤焰神歌

    果不其然,在这一道声音落下之后,黄婶他们纷纷停下手中的动作,林小天瞥了一眼不远处几个中年男人缓缓朝着他们这边走来,随即便将目光落在场中这几个青年男子身上。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儿?”刘德凯带着两个保镖来到场中,看着场中几人的惨状,带着几分威严问道。

    今天白天在林小天离开之后,他就迅速去医院检查了一番,医生告诉他,他的小弟弟因为用力过度,可能以后在也无法站立起来了;一听这话,刘德凯连忙回家叫秘书过来帮忙,但秘书无论怎么努力,他的小弟弟依旧没有半点反应。

    想到白天林小天所说的那一番话,刘德凯哪里还敢有半点停留,连忙带上两个保镖就赶到上河村。

    当他抵达上河村一打听,才知道林小天来了下河村,所以无奈之下,刘德凯只好跟随一起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刘书记,好久不见,别来无恙啊?”林小天一脸笑容看着眼前的刘德凯,只是那笑容在刘德凯看来,怎么看怎么欠扁。

    他既然人都来了,他可不相信林小天不知道他的目的是什么,只是这种事情现在又无法当着其余人面说,所以刘德凯只好暂时将这件事情放在心头。

    “书记,你可要为我们做主啊,这林小天实在时胆大包天,带人过来不仅将我们村长的儿子四肢扭断,而且还狠狠打了我们一顿。”几个青年男子一见刘德凯出现,连忙哭着对刘德凯诉苦道。

    几年前,因为一次洪水,所以刘德凯来过一次上河村和下河村,因此大家都认识刘德凯也没什么好奇怪的。

    顺着这几个小青年的视线,刘德凯看了一眼不远处躺在地上犹如死狗一样的胡汉三,刘德凯顿时倒吸一口冷气。

    “草泥马,老子现在都还有求于人,哪里还敢给你们做主!”刘德凯心底将这几个家伙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;但偏偏这件事情他要是不处理还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对于刘德凯的出现,一时之间让黄婶他们也有些胆战心惊,这可是县委书记啊,而且刚刚刘德凯还亲眼看见他们出手打人……

    “关于你们下河村和上河村不对付这件事情,我一直都知道,但要是你们没有去招惹人家的话,恐怕人家也不会平白无故的揍你们吧?”刘德凯眼角的余光瞥了一眼带着几分笑意朝着他看来的林小天,强忍着心头的怒火,对着这几人沉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书记,我们可都是冤枉的,林小天忽然出现,说我们将他药园毁掉了,不问青红皂白就出手打我们……”这几个青年男子一听刘德凯这话,面色顿时一变。

    要是今天刘德凯不帮他们讨回公道的话,恐怕这一顿打算是白挨了。

    但他们可曾想到,刘德凯一听这话,直接咆哮道:“怎么没打死你们几个孙子,没事儿去毁掉别人的药园做什么?”

    白天林小天可告诉过他,那药丸是他亲手炼制出来的,既然是炼药,显然需要药材,而现在林小天的药园竟然被这几个家伙毁掉了,这也就意味着很有可能接下来他无法得到药丸。

    刘德凯发飙,场中所有人全傻眼,他们根本不明白刘德凯为什么会发飙,但他们却明白一个道理,这刘德凯显然也是帮林小天的!

    “刘书记,这不关我们的事情啊,都是胡汉三吩咐我们去做的!”几个青年男子看着刘德凯满脸怒火,噗通一声跪在地上,连忙对刘德凯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天,你看这……”刘德凯也知道发火是没用的,这件事情关键还在于林小天想如何去处理。

    “你们会接骨的吧?去将他的骨头给我接上,我倒是有些好奇,他为什么平白无故的毁掉我的药园。”林小天指着刘德凯身后的两个保镖吩咐道。

    这两个保镖可是刘德凯花高价请来的,他们能听刘德凯的话,但不代表会听林小天一个土老帽的话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嘛,去啊!”刘德凯见身边这两个保镖不为所动,忍不住怒道。

    在这两个保镖去给胡汉三接骨的时候,场中所有村民,都有些惊恐的看着林小天。

    下河村的人因为书记来了,他们就会没事儿,还会帮他们找回公道,但现在看来,根本就不是这么一回事儿,连书记都对林小天如此低声下气,就更别说是他们了。

    要说场中最开心的,那应该就是黄婶了,能见风使舵的人,看人脸色这点黄婶认第一,没人敢认第二。

    林小天越厉害,那她以后得到的好处或许就更多,所以在这一刻,黄婶都已经想到了,以后一定要紧紧抱住林小天这一条大腿。

    “说吧,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林小天见骨头已经接好的胡汉三,然后淡然问道。

    “林小天,你算什么东西,这件事情不是别人干的,你就屈打成招,这个世界还有没有王法了?而且你真以为凭你赚了几个钱就可以为所欲为了吗?”躲在场中的二婶见胡汉三神色有些惊恐,连忙站出来指着林小天鼻子大骂道。

    要是她偷汉子这件事情一旦被胡汉三说出来,她以后恐怕就没脸待在上河村了;所以林小天的二婶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。

    “啪!还真是给你脸不要脸了,真以为自己是个什么货色?惹怒了我,你信不信老子将你扔进河里喂鱼?”林小天反手一个巴掌落在二婶的脸上,满脸冰冷。

    “林小天,老娘和你拼了!”二婶被林小天打了一个巴掌之后,一边大哭着,一边张牙舞爪的朝着林小天冲来。

    只是很可惜,她还没来到林小天跟前,就直接被林小天一脚踹飞出去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嘛,说啊,难不成你想去警察局待上几个月时间?”看着场中有些混乱,刘德凯也想早点平息这件事情,心烦意乱之下,直接狠狠踢了一脚胡汉三,大怒道。

    “是,是,是,书记,这件事情都是这个女人指使我的,不关我的事情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到这个时候还不老实?你们下河村和上河村一直不对付,你以为老子不知道?她叫你去吃屎你怎么不去呢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她说这件事情只要帮她搞定,到时候就让我……让我睡一晚……”终于,胡汉三如实回答道。

    他可以在林小天面前横,但绝对不敢在县委书记面前耍横,这就是权利的力量。

    此时在胡汉三说完之后,二婶便瘫软坐在地上,面色一片呆滞。

    看着这一幕,林小天摇了摇头,道:“也罢,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,反正我的药材还能使用,但以后要是谁敢来找我林小天麻烦,我决不轻饶!”

    “对,小天这药材可都是稀有药材,能造福于人民,你们以后谁要是敢捣乱,我就将你们全部抓紧警察局里!”刘德凯一听林小天这话,心头这才松了一口气,还不忘顺带帮林小天对众人警告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大家都散了吧。”林小天摆了摆手,对众人吩咐道。

    “小天,这是别墅的钥匙,还有这是你们上河村修路批阅下来的文件,你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。”在其余人一走,刘德凯脸上立马堆满了笑容,连忙从怀中掏出一把钥匙和一份文件递给林小天。

    看着刘德凯递来的东西,林小天微微一笑,直接接了过来,顺手便将文件递给身旁的凌梦瑶。

    “梦瑶,你看看文件有没有什么问题,要是没问题的话,明天就叫他们拨款然后给我们村修路。”林小天相信刘德凯既然这么晚还来找他,显然是已经做好了准备,绝对不会乱来的。

    “文件没问题,哈哈,小天,村里终于能修路了!”凌梦瑶仔细看了一下文件之后,便有些兴奋的对林小天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为了修路这件事情,这一段时间,凌梦瑶都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心血,只是一直都没有成功,而现在,林小天仅仅只是花费了不到一天时间就搞定了,这自然是让凌梦瑶无比的开心。

    “小天,你看我答应你的事情都做到了,那我……”刘德凯有些尴尬的对林小天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好说,喏,这就是一个疗程的壮阳丹,一周吃一粒就行了,保证以后你夜夜笙歌都没问题。”林小天顺手从口袋里将白天给刘德凯准备的那一瓶壮阳丹递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多谢多谢。”刘德凯拿着这瓶壮阳丹,满脸感激。

    对此,林小天不由感到有些好笑,摇了摇头,道:“这东西本来就是为刘书记准备好的,只是白天我们彼此之间发生了一误会,但既然现在误会解除了自然也就没什么问题了;而且关于那视频,我也已经删掉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以后你要是不嫌弃,就叫我一声老哥吧,我直接叫你林老弟好了。”刘德凯一听林小天这话,立马会意,拍了拍林小天的肩膀,大声笑道。

    林小天虽然不怕得罪刘德凯,但在这个世界上,要是能多一个朋友少一个敌人,这自然是好的;而刘德凯见识到林小天的厉害之后,也不想得罪林小天,所以两人的心思一拍即合,瞬间便是老哥老弟的称呼起来,看得一旁的凌梦瑶都颇为无语。

    刘德凯离开后的这几天时间里,上河村因为可以修路了,所以全村上下所有村民都热情高涨,纷纷加入修路的行列里,就连林小天的父母,也随之一起加入修路大军之中。

    倒是林小天,独自一人打理下药园;日子倒也过的清闲自在。

    “小天哥,你在家吗?”翌日傍晚时分,林小天正悠闲的坐在院子里,一边吃着水果,一边晒着太阳;而屋外却忽然传来一道清脆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在在在。”听见李思思的声音,林小天双眼顿时一亮,心头不禁升起几分火热。

    脑海之中也不由自主的浮现出上一次给李思思这丫头治病的模样,那雪白细腻的肌肤,半遮半掩的羞涩,无一不让林小天有些怀念。

    只是很可惜,自从上次给李思思治完病后,这丫头就再也没来找过他。

    打开房门,看着李思思今天身着一套雪白色的连衣裙,裙子刚过膝盖,浑身上下洋溢着青春的气息,一头乌黑的长发随意披散在双肩上,而且脑袋还还有着一个蝴蝶发夹,显得更为可爱。

    “怎么啦,思思,难道你的月经不调还没好吗?”林小天仔仔细细打量了一番眼前的李思思之后,见李思思面色有些酡红,林小天干咳两声,故作镇定。

    “小天哥……”李思思白了林小天一眼,撒娇道:“人家……那个早就好了,待会儿村头有放电影的,所以我想叫你过去看电影。”

    望着眼前李思思满脸娇羞,林小天顿时笑道:“晓雅这丫头去学校报道,我正愁无聊呢,对了,思思你不是还在上学么,怎么还没去学校啊?”

    “我明天就去学校了。”李思思一说起这个问题,那张隽秀的脸庞上不由升起几分惆怅,也不知道是舍不得家人还是林小天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啊,走吧,去看电影!”林小天点了点头,也没在意,大手一挥,直接和李思思朝着村头走去。

    两人来到村头,前方空地上早已经布置好一张帷幕和一个放映机,四周还围满了村民。

    “小天,思思,你们也来看电影啊。”黄婶眼尖,一眼就看见朝着场中走来的林小天和李思思两人,那张有些枯黄的脸庞上顿时升起几分讨好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是啊,在家闲着也无聊,所以就陪思思过来看电影。”林小天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小天和思思还真是郎才女貌啊,就是不知道婶婶什么时候才能喝到你们的喜酒啊?”黄婶打量了一番林小天和李思思之后,戏谑道。

    被黄婶这么一说,李思思面色满是一片羞红,脑袋低垂着。

    要说以前的话,或许两人断然没有半点的可能,但现在林小天清醒过来了,而且还有着一身本事,要是两人情投意合,这件事情也不是没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就在林小天他们这边说话之间的时候,在空地不远处的一个角落之中,一个中年男人搀扶着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,老人目光带着几分好奇,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。

    “中平,你觉得这孩子怎么样?从我们一个小时到上河村的时候,几乎所有乡亲都在谈论这孩子,而且关于前几天,连刘德凯都亲自来上河村,甚至对他恭维有佳,一个出生在农村的孩子,而且傻了三年忽然醒来,却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,还真是让人有些好奇。”老人嘴角含笑,目光一直落在林小天身上。

    “一直听闻风林县官员贪污不断,民不聊生,没想到还真是这样,我打个电话查查这件事情吧。”张中平冷哼一声,然后直接掏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出去。

    “中平啊,虽然你现在是省纪委,但我以前一直给你说,这个世界上,存在即有理,风林县的情况你不了解,虽说上面那些官员**不堪,但民不聊生你却错了,他们贪污也仅仅只是贪污一些有钱人而已,绝对不会贪污群众的钱,这也是风林县一直以来的规矩所在。”老人摇了摇头,收回目光看着眼前的中年男人沉声说道。

    中年男子没有吭声,过了一会儿,手机上发来一条讯息,看完后,中年男人眉头紧锁,这才对身旁的老人说道:“上河村之所以能修路,完全是因为眼前这个叫林小天的小子威胁刘德凯,所以刘德凯才答应修路一事的。”

    感受到对方眼中的几分寒光,老者却是满意的点了点头,看着不远处的林小天,却好奇的说道:“一个堂堂县委书记,能被一个农村小子威胁,难道你不觉得这件事情很有意思吗?而且过了这么长时间,刘德凯为什么没有来找他的麻烦?有些事情啊,你不能看表面,更何况这件事情于情于理,对于上河村四周的几个村子都是一件好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爸。”中年男人点了点头,恭敬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林小天和李思思在场中没等多久时间,电影就逐渐拉开序幕,只是等到林小天一看,顿时感到有些蛋疼。

    这尼玛哪是电影啊,简直就是a.v的画质,烂大街的片子,加上四周嘈杂一片,连声音听着都有些模糊。

    眼角的余光扫视到此时的李思思正一脸兴奋的看着电影,而且当电影进入到紧张范围内的时候,那双滑.嫩的下手直接抓住林小天的大手。

    林小天要早知道是这样子,他宁愿在家睡觉也不出来;百无聊赖之下,好在的是可以时不时的捏一下李思思那双小手,让林小天心里稍稍有些安慰。

    “下雨了,下雨了。”电影刚看到一半,黄婶忽然大声叫道。

    转眼之间,大雨将至,那些播放电影的几个人也迅速收拾着东西,至于其余的村民则是纷纷离开。

    “思思,你先回家吧,你家反正也近。”林小天见天空之中下着大雨,顺手将外面的一件衬衣脱下来披在李思思的身上。

    “小天哥,我……”李思思张了张嘴。

    “好啦,有什么话后面再说吧,我也得赶紧回家了,否则待会儿就得成落汤鸡了。”林小天微微一笑。

    “唔……”林小天话刚说完,李思思忽然踮起脚尖,搂住林小天的脖子,一下子便将嘴唇落在了林小天的脸上。

    “小天哥,谢谢你……”李思思亲了一口之后,娇羞的对林小天扔下这句话便逃也似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望着李思思离去的背影,林小天摸了摸脸庞,面色一片呆滞。

    “要感谢也多感谢一会儿啊,哪有感谢一秒不到的……”林小天口中低声呢喃道。

    “噗……”林小天话刚落下,之前那个老人便是大笑道。

    “看来小兄弟也是性情中人啊。”老人见林小天目光朝着他看来,忍住笑意,对林小天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不废话么,男人本色,看见美女,谁不喜欢;我看你这模样,年轻的时候也没少祸害人家姑娘吧。”林小天翻了一个白眼,毫不客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两人不管是谈吐,还是言行举止,绝对不是农村人,相反,或许对方来头还很大,不过这点,林小天却根本不在意,反正和他也没关系。

    “你就是林小天吧?我们从省城来的,以前大跃.进的时候,我在这里工作过一段时间,所以这次专程回来看望一下;不过我们刚来,就一直听乡亲说起关于你的事情,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。”老人似乎看穿林小天心头疑惑,眯着眼睛笑着回答道。

    “关我屁事儿啊。”

    “咳……”

    “爸!”

    林小天话刚说完,看着眼前的老人口中咳出一口猩红的鲜血,林小天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不碍事,都是老毛病了。”老人摆了摆手。

    “啧啧,看来你这把老骨头还真能撑,都这么时候了,竟然还没死。”停下身形的林小天,扫了一眼老人之后,忍不住感慨道。

    “刷!”林小天话刚落下,中年男人眼中寒芒乍现,直接从腰间掏出一把手枪对准林小天的脑门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想让他死就给我听话一点,还有,要是三秒之内你不将枪收回去,死的绝对是你!”林小天面色虽然平静,但那一对眼眸之中,尽是一片肃杀。

    “中平,你干什么!以前我早就给你说过,现在你不是在部队了,将你部队里的脾气收一下!”老人看着这一幕,忍不住大声呵斥道。

    中年男人听闻老人的话,有些不甘的收起手枪,将老人搀扶在怀中。

    “神经衰弱,导致颅内血液不通,能活到现在,不得不说,还真是一个奇迹。”林小天说完,摆了摆手,继续说道:“好了,祝你们好运,我妈妈叫我回家吃饭了;拜拜。”
//